深度报道 时代先锋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近期老虎君要把关注的重点放回到欧洲。其实欧洲也算是老虎君的故乡了,当年西方列强船坚炮利无往而不入的时候可让世界人民吃尽了苦头,不过后来毛主席他老人家说了,一切帝国主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句话在当年听起来感觉像在吹牛逼,但是现在再看看就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自从六年前欧债危机爆发,这些西方列弱们的纸老虎形象就愈发生动了。今天老虎君给大家带来欧债危机上篇,讲讲欧债危机是怎么回事以及后欧债危机的欧元区经济情况。

听说欧元区经济复苏了?

自从欧洲央行打算实施量化宽松(QE)政策、并于3月以大于市场预期的规模执行之后,欧元区经济似乎已经走上了复苏之路。你看欧元区3月各种指数高调飘红:制造业与服务业综合采购经理指数(PMI)初值为54.1,连续四个月上升,到达了2011年初以来的新高;消费者信心指数升至20077月以来的新高3.7CPI降速也从2月的0.2%降至0.1%。无论是产业活动、消费者信心还是通胀率,都在这剂神药的作用下起死回生。欧洲央行德拉吉也毫不客气地说他们推出的一系列措施等都进一步巩固了欧元区信心,使得欧元区2014年疲软、不均衡的复苏转为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复苏。在他看来,信心正是QE等政策起作用的途径,也是欧洲经济复苏的必要条件。欧洲央行还积极地提高了未来几年的GDP预期增长率,其中2017年将达到2.1%,要知道这还是危机以来欧央行第一次给出高于2%的预期呢。

然而虽说没有信心是万万不能的,但是这信心也不是万能的呀。这边厢德拉吉刚吹上,那边厢4月的几个数据又华丽丽地转身走低了:制造业和服务业PMI3月的54下降到53.5,尤其是最大两个经济体德国和法国都不及预期;消费者信心指数又下降到-4.6。如此大动作的QE似乎除了减缓了通缩(注意降低的是导数,通缩还在继续!),并没有真正展现出实际效果。难怪德拉吉的同事——欧洲央行执委会委员Coeure说,复苏是复苏了,但就怕“当前的经济复苏可能只是昙花一现”。还好大伙儿们似乎还没失去信心,不少经济学家们都说,虽然没有看到理应出现的复苏迹象,但是“现在就经济能否复苏和政策是否有效下结论还太早”。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近期欧元区PMI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近期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蓝)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近期欧元区CPI

呵呵,的确为时尚早。德拉吉和欧洲央行有信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预期出现稳健增长的2010年,债务危机却从希腊蔓延到了葡萄牙和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也岌岌可危。德拉吉在20126月说将“不惜一切代价”挽救欧元,带来复苏,结果法国和意大利经济深陷停滞。去年夏天似乎又有希望了,结果德国因为乌克兰局势又偏离了复苏的轨道,欧元区甚至差点遭遇六年中的第三次经济衰退。

而现在,QE似乎还没有带来预想的提振经济的效果,而一次又一次谈崩了的希腊则是悬在欧元区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欧元区公共债务与GDP之比则悄悄升至历史最高的91.9%。可以说欧元区的复苏之路走的是相当的艰难,屡战屡跪,屡跪屡战。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欧元区公共债务比

那么欧债危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概括来讲,事情大概是这样的:欧元区中一些国家在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下,经济受到影响。于是,长期欠债的那些苦主们这下根本没有还清的希望了,而那些债务不多的也因为收入突然减少,要悲剧地还不上了。

首当其冲的是希腊君,它看自己真心要还不上债了,就赶紧求欧元区的小伙伴们(特别是德国队长)和IMF借钱,想拆东墙补西墙,拖一天是一天。这个德国队长是个葛朗台,开始有点儿不愿意,但一看这个猪一样的队友快把大家都拉下水了,不救不行,只能出手相助。但队长也知道这么搞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要求希腊君增加竞争力,提振经济。这个竞争力听起来比较虚,但说白了就是要把你的产品弄便宜一点儿这样比较好卖。而这其实有两个办法,要么改进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要么削减劳动力成本。这前一个办法需要追加投资,但是希腊君显然是没钱了。于是德国队长想了想,还不如简单粗暴,把社会福利砍了,公共部门的岗位削了、收入减了,既减少政府开支,又增加产品竞争力,真是一举两得。

但队长没有料到,这么一搞希腊老百姓更加没钱了,内需就更不足了,把希腊国内最后一个经济增长点给咔嚓砍掉了。于是希腊君的经济更加衰退,进一步把欧元区小伙伴们拉下了水。与此同时,其他猪一样的队友也出现了,什么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而且居然它们的首字母加起来还真能拼出猪这个词(PIIGS),也是醉了。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而这些先倒下的欧猪们也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压倒了法国小队长和德国队长(当然还有上面说到的乌克兰的助阵)。欧元区一起又压倒了咱们天朝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美国这第一块倒下的骨牌刚重新立起来,又无奈地被其他骨牌给压倒了。最可怕的是,各国由于经济不好了,虽然债务涨得不多,但收入却在减少,这就更加还不上债了。走了一圈,不但问题没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了。

可是,希腊君他们为啥好端端地要欠那么多债呢?

其实不只希腊,欧洲乃至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在欠债。为了解决二战后资本主义出现的生产过剩和消费不足的问题,私人信贷取得了蓬勃的发展。通过让工人们提前把未来的钱花掉,资本家既保留了较高的利润,又拉动消费让自己的商品能卖出去。资本家给政府出的主意也大抵如此,让政府花未来的钱,就可以既不用交那么多的税,又能让政府给民众发放足够的福利,让大家能有钱买东西,还可以让政府投资建设什么的来进一步促进需求。

不过,相比于欠债消费,各国的资本家们其实更希望自己国家的工人福利少、工资低,而别的国家政府多花钱。这样不但本国欠债少,金融更加安全,而且劳动力成本低,商品更有竞争力,再加上其他国家的政府投资也扩大了商品销路,简直是一石三鸟的买卖。德国队长就是典型代表:它在2003年痛定思痛进行劳动力改革,大大降低了商品的成本,从而成为欧元区出口中的战斗机。虽然现在它在骂希腊什么的债务怎么那么高,但其实很多欧元区国家早就超了欧元区赤字率和债务率的规定,它却默默地接受了。为啥?就因为如果不让他们欠债,这三只煮熟的鸟(ya)儿(zi)怕是要一起飞走了。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世界各国主权债券剧增

其实只要经济状况良好,这些都不叫个事儿。就像次贷那样,政府债务也会通过各种奇妙的方法打包成金融衍生品,成为炒买炒卖的对象。一个国家如果经济发展得很好,那大家就愿意买它的国债,因为看起来比较保险。你看当年德国还乐呵呵地买欧猪们发的国债,让它们有钱买自己的东西呢。又能出口,又能保值,何乐而不为。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举债发展的循环相当危险。一旦打破,就会从良性循环,变成恶性循环,而且非常难逆转。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所有积累的生产过剩都会在危机中爆发。美国次贷危机就引发了这样一个循环的逆转。

第一个悲剧的希腊君仅仅是欧元区的薄弱链条。加入欧元区之前,它由于经济状况一般,政府借贷门槛较高。自从加入了欧元区,希腊就可以按欧元区的借贷门槛(欧元区平均水平)借钱,也就是说能更容易地借到钱。希腊的逃税、地下经济本来就比较发达,政府也相当之弱,财政一直不好。所以作为希腊来说,借债既能解决财政问题,又能刺激经济,何乐而不为。不过希腊本身制造业比较弱,根本比不过德国、天朝什么的,在欧元区统一汇率、自由贸易的情况下,又没有任何金融和财政手段来进行保护,就更加被PK掉了。所以后来希腊就逐渐开始依靠旅游业和房地产来发展经济了。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希腊政府债务和赤字与GDP比值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金融海啸来了以后欧元区整体经济都受到了影响,GDP2009年第一季度下降了欧洲央行成立以来最多的2.5%。而希腊君所依赖的旅游和房地产则是第一批死在沙滩上的。经济不好了,欧元区鼓励成员国靠加大支出来刺激经济,加大借债来满足需要。随着分子变大、分母减少,债务GDP比就蹭蹭地上去了。而希腊君由于经济实力相比较差,还债能力被评级机构纷纷给差评,借债的成本和难度又一下子加大了。于是就这样彻底跪了,引发了主权债务危机。

不仅仅希腊,就是像西班牙这种一直非常克制的国家(赤字率很低)也会因为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走上债务危机的道路。哪怕德国、法国这种实体经济相当牛逼的国家,也会在整体经济下滑、需求降低的情况下,也(曾经)在赤字和债务上超过欧盟的要求。所以,这并不是希腊君一个人的错,而是整体生产过剩的矛盾爆发的必然结果。

而欧元这一原本用于促进欧元区经济一体化、增强欧盟世界地位的神器在危机中却加大了悲剧的可能性。你看欧元区的债务与GDP之比其实远低于美国和日本,但是它却爆发了主权债务危机。这背后主要的原因是欧元区统一了货币,但却没有统一财政。这听着有点抽象,我们可以简单理解如下:欧元区各国经济有好有坏,但不像天朝有统一的中央财政可以直接对落后地区补贴和投资,欧洲的欠发达经济体要发展经济只能依靠欧央行的贷款。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而如果货币没有统一呢,希腊君和其他欧猪们好歹还多一个招,叫做货币贬值。不是欠了很多债吗?那国家就通过货币政策让自己的货币贬值,从而既让债务相对缩水,又变相减少百姓的工资,还可以促进出口,相当于增加了本国的竞争力。(其实如果有自己的货币,希腊君会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还不好说,不过也有可能是别的悲剧方式。)可是现在用了欧元,希腊君他们自己没有了制定货币政策的权利,这个绝招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现在希腊君这样的情况,如果债权人一定要逼迫希腊继续实施紧缩政策来还债的话,很可能继续把希腊推向衰退的恶性循环,并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用回原来的货币。虽然这样希腊能够拥有更多财政和货币手段,还能赖掉一部分债务,但也有相当大的风险,甚至可能导致短期内的货币大幅贬值和经济停滞。对欧元区和欧盟而言,这也会带来不可预期的影响。欧洲央行、欧元区各国央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钱打了水漂,欧元和欧元区的信誉受到影响,欧洲和全球的金融市场都会出现巨大的波动。而且一旦开了违约的坏头,其他国家也有可能退出,欧元区甚至会分崩离析。

所以欧债危机后的这六年欧元区都做了啥?

就因为上面说的原因,欧元区的核心国家(主要是德国队长)一直在避免希腊君退出。不过说实话,最开始欧元区的小伙伴们还真没意识到问题会这么严重。毕竟希腊是个欧元区小国,而小伙伴们都在危机中力图自保,并不想出钱相救。欧洲央行想想,不就是希腊信用不好了,比较难借到钱么,问题不大。不用费劲儿地跟各国协商救助,它自己身先士卒地提出,“俺可以降低点借债标准”,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各国减少希腊借贷压力。没过多久,它就认为自己之前的流动性手段已经让欧洲银行融资能力增强,于是不顾希腊等国的融资困难,停止了这些手段。

结果这招基本“雁过无痕”,希腊君继续悲催,贷款利率增加,借贷难度也进一步增加。之后的故事大家都比较熟悉了。希腊君向欧元区小伙伴和IMF求助。但大家仍然要求它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于是它不得不实行了后来“风靡多国”的财政紧缩政策。其实就是开源节流。开源主要是两条:一是私有化,把政府手下能卖的企业和单位都卖了;二是加税,包括房产税、个人所得税和增值税等等。不过要知道希腊可是逃税高手云集之地,寡头们的财产早就转移到瑞士这样的逃税天堂了,地下经济的比例也相当之高,所以增加的税收最后也都落到了普通老百姓和小资产阶级头上了。节流呢,就是减少养老金,延长退休年龄,减少工资,减少公共部门职位,等等等等。与货币贬值相比,这种通过直接降低工资、减少福利来提高竞争力的方法,相当于是在内部强行让劳动力价格贬值,会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更严重的影响。

但这仍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希腊君仍在继续走向违约,而违约则会对欧元区整体带来严重的影响。这下小伙伴们有点着急了,不得不赶紧自己筹钱,甚至还向IMF借钱,借给穷兄弟,让它赶紧先把到期的债的窟窿给补上。欧洲央行则进一步取消了国债评级限制:“不论你多烂,你都能借钱的。”但毕竟大家都怕这借出去的钱打了水漂,于是纷纷提出要求:“现在你可是借的我的钱,得听我的!目前情况如此困难,得加倍开源节流才是。”穷兄弟借了别人的钱手短,只能回家再加大紧缩政策的力度。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希腊各年龄段失业率

但小伙伴们算对了开头——紧缩政策能减少支出和加大收税比例——却没算到结果。本来世界经济就不怎么好,而且希腊也没啥特别的出口外需。现在希腊人民因为紧缩政策一下穷爆了,而政府本来就要破产了更不可能再通过投资拉动经济,于是内需也狂降不已,商品变得更加卖不出去了。这么里应外合地一来,希腊经济就此长跪不起。2011年,希腊君的GDP下降了7.1%,季度工业产值比2005年低28.4%111千个企业破产,失业率从20089月的7.5%一下子增长到19.9%,而年轻人失业率则从25.1%升到了48.1%。而它的债务与GDP比值却依然高歌猛进。

多说一句,其实可怕的是,不只希腊在靠财政紧缩政策增强竞争力,世界上很多重要的经济体都在这么做,参与着这个新的竞次游戏。大家却没想到自己就这样为削减全球市场出了一份力。这有点像每个家长都希望别人家的小孩减负、少学习,自己的小孩则天天晚上拼命开夜车。从每个国家的角度而言,这是个非常逻辑的选择;但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这却是个荒谬的选择。所以,个体的理性并不能保证经济制度的理性。

接着还欧盟小伙伴们钱的时候眼看着就到了,可是希腊君财政状况根本没有好转,手头压根儿就没钱还,连自己生活都不够,怎么破?欧洲央行和欧盟兄弟一开始还是有点舍不得,想要不就让希腊君少付点利息,再推迟点还钱好了。可旧债新债一起来,利滚利之下希腊君实在是又到了破产边缘。于是他们只能狠狠心:我们的债给你少算点(即救助计划),再多借给你点钱吧。但这边厢希腊君依然在经济衰退、债台高筑,那边厢其他金猪们因为欧元风险增加、资金外撤以及欧元区市场低迷,也排上了求助的队,其中还有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这种重量级选手。欧盟其他兄弟(其实主要是德国队长)真是愁啊,救了希腊就不能不救其它的,可希腊的债务在意大利、西班牙的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真心救不起啊!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救助方案

再说了,这方子拆东墙,补西墙的,会带来恶性循环,咋办啊?新借的钱中越来越多的是去还利息的。希腊20102014年拿到了2544亿欧元的救助款中有406亿用来付累积的债务的利息,真是不值。而紧缩政策不但没有让希腊经济好转,甚至还让它下滑。这么搞,欧盟兄弟不但借出去的钱有可能要回不来,而且自己的经济也不好了。

看到这儿,你可能已经想问很久了:欧猪们为啥不都发个四万亿,高铁、保障房一起上,拉动下经济?这在天朝可以,在欧猪那儿还真不行。人家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都已经这么高了,要再举债刺激经济,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没法直接举债,那传统的妙招——降低利率呢?欧元区在这方面真的是蛮拼的,金融危机之后就非常积极地把利率降至了接近零的水平。可是也没有能刺激实体经济的投资。那是,资本家可精着呢,这生产了也卖不出去,还生产岂不是太傻了?他们要么果断进军高大上的金融市场揽金;要么直接兜着钱安心。标准普尔1200指数中963家非金融企业手中拿着的现金在2008年是1.95万亿美元,在2012年则增长到了3.16万亿美元。而根据汤森路透的数据,2013年末全世界最大的5100家公司手里一共积攒了5.7万亿美元的闲钱。

债务缠身的纸老虎们(欧债危机上篇)
各大公司积攒的闲钱

不过估计有明眼人发现了:德国队长什么的可以啊!做了这么多年的葛朗台,也该自我牺牲一下,增加点公共支出和预算赤字呗,让老百姓也过过好日子,这样不就有市场了么,经济就有动力了。可是这个得征求队长的同意,虽然一直有经济学家在这么呼吁,但队长只有一个回答:“滚!”俺这么多年练出的竞争力,你居然想让我在危机中一下功亏一篑。再说了,万一这招不灵,这是逼我走欧猪的老路么?其实队长最近表现也不好,赤字和债务都超标了。

这样算来,似乎只有最后一个大招了——那就是久病成医的日本、大手大脚的美国和紧跟其后的英国已经在用的量化宽松(QE)。这个量化宽松说起来容易,基本上就是央行印钱,但其实还是挺复杂的。据说人一天能接受的信息有限,老虎君今天就先讲到这里。关于QE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能不能给欧洲经济带来春天,且听老虎君下回分解!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纸老虎

坪山维权工友和声援群众30余人已被关入龙岗看守所,警方声称将以寻衅滋事罪起诉!

在危急关头,需要我们的工人、同志和他们在一起!共同打退资产阶级的嚣张气焰!

我们年轻的工人代表梦雨已经去到坪山区声援佳士工友,
愿意前往坪山的热心人士请与梦雨联系18816788751/13378452250
微信号(MY个人微信号二维码)

 

 

同志们!请赶往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和佳士先进工人一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佳士工友声援团代表吴敬堂、古正华、范景刚、张耀祖、时迈携声援团1200余位同志(截至2018年7月29日),号召广大热心人士支持佳士工人阶级的正义斗争!!!
请速速赶赴深圳坪山燕子岭!与先进工人一起为正义事业奋斗!!

佳士工友抗争文章合集:http://sdxf03.pw/archives/13009

长按图片扫描二维码,赞赏时代先锋

《时代先锋》杂志采取订阅制,2018年从4月创刊号开始计算,共九期。凡交纳200元成本费的同志,即可获得2018年9期的《时代先锋》杂志。同时,杂志编辑和网站日常运营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我们提倡读者量力捐助,捐款超过200元,即可获赠全年《时代先锋》杂志。同时,若有经济困难但希望阅读《时代先锋》杂志的同志,可与我们联系交流,我们酌情考虑优惠或赠阅。

订阅和捐助方式:
1.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2.主编电话:15548348779 

如何访问时代先锋网:

①访问镜像站点:https://s3.amazonaws.com/sdxfw2018/sdxf.html

②前往导航网站查看,比如362导航网(www.362dh.top)

③下载时代先锋网app:点击此处下载或者长按图片扫码下载

qrcode

关于作者

pioneer

pioneer

时代先锋网

说点什么吧